《心岸》第一章

傅清华第一次见到廖敏是1996年12月24日,那天他匆匆忙忙地向学校公寓的办公室走去,想赶在12点之前 ,借几盘录像带打发节假日的空闲。这座红砖黑瓦的平房建在一片灰色的三层楼房中间,显得颇为显眼,砖房旁边有一个30米长的游泳池,因为冬天的缘故,不对外开发,池子里的水被抽干,蒙上了一层墨绿色的油布,以往摆放在泳池边的塑料折叠椅都被收了起来。围着红砖房,种着一圈矮矮的冬青树。远远的透过平房窗户,里面的圣诞树上挂着各种各样的装饰物件,Bling,Bling地闪着彩色的光。

今天是平安夜,办公室中午12点关门,傅清华加快了步伐。靠近办公室了,他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高挑身材,穿着枣红色高领毛衣,深蓝色牛仔裤的姑娘,乌黑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低头用脚拨弄着地上的几片木头渣片片。听到渐渐靠拢的脚步声,姑娘抬起了头,朝着傅清华走来的方向望过去,见是中国人,点了一下头,抿嘴微微一笑,算是打个招呼。这个姑娘25,6岁光景,鹅蛋脸,皮肤白皙,神色恬静,一双灵活的大眼睛因为看到陌生人略显羞涩,目光有点躲闪。

傅清华心里想:“好像是刚从国内来的。”

他礼貌地回点了一下头,说了一句:“你好!” 就推门进了办公室。

公寓办公室装饰得颇有节日气氛,除了圣诞树,还摆放着几盆长着火红叶子的圣诞花,壁炉里熊熊地燃烧着火,沿着壁炉边,七七八八地挂着一些红色的袜子。录音机里播放着快乐的圣诞歌曲。桌子上,茶几上放着几罐的,红的绿的,圆的,椭圆的,拐棍儿样的薄荷糖,空气里弥漫着甜腻腻的香味,熏得傅清华的鼻子痒痒。

胖胖的办公室文员Susan顶着一头新烫的金发,热情地打招呼:“Merry Christmas!”

进门后,傅清华见到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中国男孩正在跟Susan说些啥。这位男生高个子,戴在一副金丝眼镜,很斯文的样子。

“他们一定是一起的。” 傅清华想到了门口的女孩。他对那个男孩友好地点了一下头,走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里去了。

这间房子的四面墙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好莱坞电影录像带,只要是学校公寓的租客办一张卡,就可以到这里免费借录像带看,如果遗失或者没有按时归还,会在房租里加罚金。这是学校方面体谅学生的业余生活枯燥,做的一件好事,给大家的福利。傅清华挑了几部中意的录像带,走了出来,看到那位男生还站在那儿,他走了过去,听到那个男生说:“请您能否联系一下管钥匙的人,我实在需要今天就搬进去。”

“对不起,小伙子! Steven休假了,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习惯在工作人员休假的时候去打扰他们。更何况,你的又不是紧急事件。” Susan回复他。

也许是这些话已经来来回回说了好多次了,Susan有些不耐烦,转身面对傅清华,说:“Wallace,需要什么帮忙吗?” Wallace是傅清华的英文名字,显然Susan跟他比较熟。

“这是我要借的几盘录像带,请您登记一下。” 傅清华把录像带递了过去,然后转头面对刘文辉,自我介绍说:“我叫傅清华,你是新来的吧,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吗?”

“我叫刘文辉,刚刚转学过来,我租了学校公寓房,却拿不到钥匙。我目前临时居住在一对美国老夫妇家,可是这对夫妇今天下午要去女儿家,过圣诞节和新年。我下午必须搬出来。” 刘文辉的口气很着急。

的确,他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找地方去?

傅清华拍了拍刘文辉的肩膀,说:“哦,原来是这样,这个容易,我可以帮你的忙。”

“那就太谢谢你了!” 刘文辉伸出手跟傅清华握了一下,说:“我太太在门口。”

“你可以住我那里,我帮你太太找个女生宿舍,暂时住一阵子,没有问题的。” 傅清华说得非常轻松,接着又问:“你需要我帮助你们去取行李吗?”

“那就太麻烦你了,谢谢你!” 问题就这么容易地解决了?刘文辉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俩人边说边走出了办公室,他把傅清华介绍给了门口的女孩:“敏儿,这是傅清华。我太太,廖敏。” 傅清华和廖敏又彼此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了一声:“你好!”

在去取行李的路上,刘文辉和傅清华各自做了介绍。刘文辉从宾西法尼亚州的一所大学转学到这里,换专业改读计算机硕士学位。傅清华两年前就来到了这所位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大学读数学博士学位。俩人同岁,傅清华略大几个月。敏儿坐在汽车的后排,听着两个大男孩聊天,微笑着,没有插话。从汽车的后视镜中,偶尔的瞬间,傅清华可以看到敏儿俊俏的脸,这是一张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不去多看的脸。

四个大箱子把傅清华的车子塞得满满的,他先把车子开到女生宿舍,因为女生宿舍在一楼,存放行李方便,他们七手八脚地把箱子抬进了女生宿舍。敏儿开了箱子,手脚麻利地取了些文辉要用的换洗衣服,被褥等,跟着两个男生到了傅清华的宿舍。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傅清华的室友出去餐馆打工了。

傅清华拉出一个单人床垫子,扔在了客厅的一个角落,说:“我这里经常有人借宿的,所以有备用的床垫。你就睡这里吧。”

床垫“喷”地一声落下,地毯上扬起了一阵淡淡的灰,敏儿环顾了一下四周,微微蹙了一下眉头,问傅清华道:“我可以借你的吸尘器用一下吗?”

“可以,可以,我这就给你拿!” 傅清华知道敏儿是什么意思,脸开始发烫。

“如果你没意见的话,你们出去逛一下,给我一个小时可以吗?” 敏儿礼貌地征询着。

“当然,没问题!刘文辉,我带你到学校转转,熟悉熟悉环境吧。” 傅清华拉着刘文辉走了。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客厅厨房已经收拾干净了。敏儿把地吸了一遍,倒了垃圾,把水池里的脏碗洗干净。桌子上摆着三碗香喷喷的凉拌面,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碗紫菜虾皮汤。

“傅清华,不好意思,我从你冰箱里取了鸡蛋和西红柿。抱歉,今天太匆忙,没有准备吃的东西,只好将就一下了。改天再请你。” 敏儿带着歉意地说。

傅清华的冰箱里也就只有西红柿鸡蛋干面条可以征用。

这是傅清华有生以来吃到的最好吃的拌面和西红柿炒鸡蛋,他好奇地问:“你是怎么做的?为什么我做的面总是粘糊糊,西红柿炒鸡蛋里的西红柿硬邦邦,鸡蛋干巴巴的呢?”

敏儿笑了,说:“你是真想学吗?煮面条的时候要过水的,……”

没等敏儿开始,刘文辉打断了她:“清华,学这个干嘛,做饭是女人的事,让你老婆做给你吃。哦,对了,你有老婆吗,或者女朋友?”

“嗯,我 ……“ 傅清华刹时像卡了壳,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我有吧 ……” 他语气迟疑,很不确定的样子。

“什么叫有吧?有老婆就让她给你做饭吃,不会也得让她学啊!“ 刘文辉还在大大咧咧地说,敏儿在桌底下用脚轻轻踢了他一下,让他住嘴。

“傅清华,谢谢你哦,耽误了你一下午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是平安夜,耽误你过节。” 敏儿说着,起身收拾碗筷。

“没事的,我原来也是打算看录像打发时间的。” 傅清华回答道。

收拾干净厨房,文辉送敏儿去女生宿舍。达拉斯位于美国南部,即便在12月份,天气也不怎么冷。文辉和敏儿走在宿舍楼之间的小道上,呼吸着清新香甜的空气,月光将俩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靠得很近。四周一片寂静,在宿舍楼拐角处的暗影里,文辉突然抱住了敏儿,双手在她的身体上摩挲着,嘴压了过去;敏儿回应着,伸出了舌头,两根舌头绞在了一起。文辉的呼吸越来越重,身体变得热了起来,向敏儿紧贴过来。

敏儿制止了他:“这是在外面,小心有人过来。”

文辉还是不肯松手:“老婆,我…… ”

“就分开一个礼拜,别这样。” 敏儿一边说,一边从文辉的怀里挣扎出来。

然后,她告诫文辉:“你以后讲话注意一点,不要愣头愣脑说一些让人尴尬的话,好不好?”

文辉顺从地点了点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