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下篇>> 水清则无鱼

水清则无鱼

见丁刚强还是在那里思考,没有马上回答,欧阳晋又说:“水清则无鱼,这个道理你是明白的吧。社会复杂,十全十美是没有的。这个政协副主席,你还是挂着,这是个名义,是个待遇。我知道你对场面的事情,没有多大兴趣,以为政协的人,就是出席这个会议那个仪式。你不愿意参加这些活动,就不要去嘛。你不是在研究文化产业政策吗,这个课题就很有意义。你潜心搞两年,一定会搞出一点门路来的。”

丁刚强无可奈何地说:“研究是一回事,实践又是一回事,那是脱节的。”

欧阳晋笑了,说:“你是迷恋那个权力哦。你希望借助权力把自己的理论付诸实际,这是可以理解的。做领导干部的人嘛,总有退下来的时候。”

欧阳晋举起酒杯,与丁刚强的酒杯轻轻地碰了一下,继续说:“告诉你一个好的消息,中央决定向江东省派出巡视组,有很多沉疴问题,可以乘这股风来解决,很是值得期待哦。”

丁刚强显得有些兴奋,喝完杯中的酒,说道:“你刚才说泄气的话,该收回了吧。”他又说,“既然你决定让我回来,那是关心爱护我。我很感动。今后怎么做,一定照你说的去办。”

欧阳晋笑了,说:“今后我们可以常在一起喝酒啦。”

丁刚强独自一人走出省委领导人的住宅区小门,哨兵机械地给他敬礼。他不自主地举起右手,给了一个回礼,然后向省委机关的大门走去。

一条宽阔的林荫道在他的面前铺展开来,道旁的街灯昏昏暗暗,一辆小轿车慢慢地驶来,在几片落叶上碾压出“咝咝”声响。多么熟悉的林荫道啊。从江东大学毕业那年起,分配到省城已经30个年头了。丁刚强和许晴晴无数次肩并肩在这里走过。林荫道的拐角处,有一个江东风味的小餐馆,他和高平凡、李远、刘明亮、汪洪亮等人无数次地在那里喝酒聊天,纵论天下大事。再往前走,就是更加宽阔的清溪大道,大道的尽头,就是川流不息的清江河。

月上层楼。一轮清澈的明月从天际边悄悄地升起来了,挂在清溪大道边几幢大厦的顶上。月色皎洁,与四处耀眼的霓虹灯相比,显得凄清如水一般透亮,透过林荫道的丛丛树丫,把明亮的光辉洒落在地上,织成斑斑驳驳的图景。

丁刚强不敢迈开脚步,他怕破坏了这如诗如画的境界。

他转过一个小弯,继续步行,蹬蹬蹬地丈量着月光,丈量着自己30多年来走过的道路。许久许久,丈量到了道路的尽头,丁刚强的眼前横着的是涛声阵阵的清江河。

月色下的清江河,一片银色。对岸的高楼把自己雄伟的身躯倒映在江水里,闪闪烁烁。波涛把这五光十色撕扯得支离破碎,然后急切地把它们扔向遥远的下游。

下游是哪里?

是清江县?是清江河与长江的交汇口?还是更加遥远的大海?

丁刚强对自己说,都是,也都不是。

柳如是来电话了。电话铃声打破了夜空的寂静,也搅动了流淌不息的清江河水。

丁刚强挂断了柳如是的电话。

他不想被这位美人搅乱自己的思绪。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和她说些什么呢?

风起了,凉飕飕的,撩动丁刚强少得可怜的头发,在无声的月夜里抖动。

《全文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