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下篇>> 黎珺走的是冯省长儿子这条线

黎珺走的是冯省长儿子这条线

金磊说:“说来也巧,后来我被派到这个地区来工作,变成了黎珺的下级。”

丁刚强说:“过去的事情很难忘。那1万元,怎么说也是个解不开的结。”

金磊说:“是呀,我们见了以后,很尴尬。我们虽然经常在一起开会,在一起吃饭,却从来不单独在一起。我那个同学呀,不知道把那个钱还给黎珺了,还是自己留下来了。我想解释,但总觉得不好开口。他呢,见了面也很别扭。如果他不甩出那1万元,彼此还有点情谊。”

丁刚强说:“这次组织上审查黎珺,才发现他使钱办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一次两次。他使钱的胆子特大,凡事钱开路,办事居然一路绿灯。这次他竞选市长,就筹措了五百万元经费,上上下下都打点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被蒙在了鼓里。那些出钱的人,都是把这个钱当投资来的。政府发的那个红头文件,就是他还账的第一笔。”

金磊似乎早知道了什么蛛丝马迹,他轻蔑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地说:“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

丁刚强便问:“你多少应该知道一点吧。”

金磊说:“哪有不透风的墙哦。黎珺搞钱,是两头在外,并不在地区,也就是不在市里这一级伸手。他的一头是县里,从财政拿,也从企业拿。另外一头是省会清溪市,那里有一些朝阳籍的老板,弄了个商会。 黎珺去过几次,是那里的名誉会长,当然也伸手要了不少钱。”

丁刚强又问:“他怎么和冯省长搭上了线?”

金磊回答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据我们县里的县长说,是他挂上了冯省长儿子这条线。”

冯省长的儿子在省城、在深圳开了公司,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黎珺走这条线,不难理解。丁刚强记得柳如是和他说过,朝阳市的许多人知道,黎珺的几个亲属在冯省长儿子开的公司任职,也有传说黎珺在冯公子的公司里有股份。对这些事,丁刚强先前是没有兴趣关注的,当作坊间的传说故事听听罢了。现在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黎珺和冯省长扯上关系,不但是政治上的依附,还是经济利益共同体。

他便对金磊说:“坊间的传闻,看来也还是有点参考价值的。”

金磊说:“黎珺的这些个事,网络上早有传闻,只是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罢了。黎珺其实很重视网络舆论的,一旦出现帖子,他会找人在第一时间处理掉。”

丁刚强说:“看来黎珺的门子还真不少。”

金磊说:“无非是使钱嘛。现在使钱的招儿是明摆着的,俗话说,伸手不打送礼人。只要你脸皮厚,敢于送,就会有人收。”

丁刚强说:“未必吧。”他盯了金磊一眼。

朝阳市开“两会”之前,金磊通过汪洪亮找过丁刚强,也是用的使钱这个门道,但被丁刚强拒绝了。这个事情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

金磊顿时脸红了。他自我解嘲道:“我也想学学这一招,但总是学不来。”

丁刚强说:“这倒是一句实话。”

见金磊没有回话,丁刚强便问:“说了半天,还没有进入你的主题呢,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