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下篇>> 还是不要糊涂的好

还是不要糊涂的好

诗情画意之间,车很快就到了朝南县。就像爱因斯坦戏说相对论时所说,与恋人在一起,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转了好多圈,终于到了朝南县新开辟的风景区将军寨。

中国的南方有很多叫“将军寨”的风景区,无非是丹霞地貌所造成的一些奇观异境,陡峭的山峰,倒挂的树木,好一幅如诗如画、飘渺若仙的境界。朝南县的将军寨在大山的深处,养在深闺人未识,是近年才由一位摄影爱好者在采风时发现的。他的作品在海外展出,引来众多探险家和画家、诗人、作家、摄影家追捧,网络文章层出不穷,报章杂志连篇累牍,一时成为华人世界的论坛热点。那些土生土长的农人,识得其中有生财之道,自发开始接待,农家小舍变成了宾馆酒肆,村姑小伙变成了导游。政府因势利导,修通了公路,继而推出了漂流、探险和科考等项目。探险考察中又发现了一处深藏在山间的温泉,当地人便集资建起了一座温泉山庄,到将军寨旅游的人趋之若鹜,渐渐有了一些规模。

丁刚强在朝南县委书记的陪同下来过一次将军寨。对于旅游业,丁刚强是有些研究的,因此他对将军寨兴趣很大,把几处景点都看了,对本地人自由开发、自我管理的模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还指示当时的地委研究室派出调查组专题调研。
此番丁刚强上得将军寨来,也是想来清静两天的。

恰好碰上了与师妹柳如是,旧地重游,新增游伴,更是一番感受。

一路谈诗论道,已是黄昏时节,不知不觉就到了将军寨的景点外围小镇。

他把车停在一个农家小屋的门口,对正在拿着小梳子整理秀发的柳如是说:“该吃饭了。”

柳如是说:“是有点饿了。”

两人在农家小屋的小地坪里,挑了张小桌坐好,点了几个山野小菜。

山外还是炎天暑热,而在这海拔1000多米的小镇,全然无了暑气。山风习习吹来,松涛声声,偶尔有几声蝉鸣随着风儿传来,显出沉静中的几分生气。再抬眼看已经暗淡的夜空,挂着繁星点点,在不远处的山峦树梢之间,一轮弯弯的新月悄然爬了上来,更显出山的悠远和静谧。

柳如是被这眼前的景色迷住了,感叹道:“真是人间仙境哦。”

丁刚强也叹道:“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好一幅夜色美景。”

正在此时,小菜端了上来。丁刚强继续叹道:“美景佳肴,美人相伴,人生的最高境界哦。”

柳如是笑了:“你的人生境界就这么单纯?不可信啊。”

“单纯点好,简单就是美。”丁刚强正色道。

“世界是复杂的,难得简单,就像难得糊涂一样。你呀,即便是渴望片刻的单纯,那也是一种奢望。”夜光下的柳如是,圆圆的脸盘上露出甜甜的微笑,大大的眼睛也像说话般地盯着丁刚强,充满了青春的诱惑。

丁刚强说:“即便有片刻的单纯,也是人生一种境界啊。咱们来点啤酒不?别辜负了这大好的景色。”

柳如是答道:“这景色已经够迷人的啦,你等下还要开车啊,山里夜行,还是不要糊涂的好。”

“也是啊,等下要泡温泉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