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下篇>> 丁刚强冒出了一身冷汗

丁刚强冒出了一身冷汗

又是一个例行的网络对话日,丁刚强去地委办值班。

提前来了几分钟。趁着这段空闲,他对秘书长贾东生交代了一些关于欧阳晋书记要来考察的事儿。秘书长拿着笔和本子,准备边听边记。

丁刚强说:“别记了,他这个人好伺候,没有什么嗜好。吃的住的按平日接待客人的做法,千万别出格,弄不好反而挨批。”

贾东生笑了:“每个领导人都这么说,千万别出格,其实没有格比有格还难处理。”

丁刚强说:“我说的就是简单、简洁,我们别刻意安排。他来了,想看什么,想听什么,全由他自己选,别整出花样就行。”他又说:“汇报材料,也是越简单越好,但一定要准确。欧阳书记是学化学出身的,他常说,化学是最精确的科学。你们可马虎不得。”

贾东生点头称是。

丁刚强示意他没有必要陪着,该忙什么忙什么去。说罢,打开电脑开始与市民对话。

贾东生也不客套,转身忙自己的去了。

第一个进入地委办网站交流是网民“信马”,他写道:“我们想听听你对做官的认识。”

丁刚强很谨慎地回答了一句:“为人民服务。”

“信马”快速地有问道:“是真的吗?是套话吧。”

丁刚强还是那么认真:“别人怎么看我不知道,我自己认定的就是这条。我是从六十年代走过来的人,受的教育就是那样的。”

“信马”又说:“时代变了。”

丁刚强回答:“但还是有坚持的人。”

“信马”发来一个表情符号,是一只跳动的企鹅。他接着写道:“讲假话,没劲!”他又写道:“发给你几句流行的话吧,供你借鉴。”

那“流行”的话是:

人的政治生命是很短暂的。
晚上钱一送,第二天官一当,这辈子清白没了。
晚上钱一送,第二天官没当上,这一阵子仕途没了。

丁刚强觉得好笑,准备给点评论,反驳几句。“信马”闪人下线了。

接着又上来几个人,不像“信马”那样信马由缰地闲聊,而是问了一些政策性的问题,如公务员考试的程序、名额分配,又如代课教师有没有可能转为正式教师。对于这些问题,好在丁刚强以前接触过,能够回答出子丑寅卯来。如果换了别的领导干部,只好记录下来,以后再回复。好在开始推行网络对话时,就在“安民告示”里说明白了,当场能够回答的尽量回答清楚,不能明确回答的,以后一定明确给予回复。网民们也没有提出什么为难的问题。

这样一来二去,时间很快就接近两个小时。丁刚强准备结束对话,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柳如是闯进来了。

柳如是是选在这个时候登录进来的。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个时候与书记交流。按江东人的话说,叫摸清了套路。

柳如是写道:“对话是一次无形的约会,对话是一种敞开胸怀的聊天。”

丁刚强觉得这个女教师也太胆子大了,居然在这个平台上写这样的文字来,心里有点发憷,不敢回答。

正好小胡进来提醒他,时间已经到了。丁刚强便通知管理员切换了节目。

走出门来,丁刚强摸摸自己的额头,竟然渗出了一串冷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