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下篇>> 你好我好大家好

你好我好大家好

丁刚强挖了三个坑,栽了树苗,培好土,用脚使劲踩了好几次,浇了水,再踩,扎扎实实忙活了两个小时才在金磊催促下到县委机关招待所吃午饭。

在植树现场看了丁刚强的脸色,金磊感到像以往那样弄几大桌陪地委书记吃饭是不明智的,他只叫了县长和县委办主任两个人陪同,席间没有喝酒,就几个家常小菜。

吃过饭后,丁刚强一边喝茶,一边对金磊说:“中午这样的标准,很好嘛,吃得舒服,陪的不累,为什么一定要搞出那样的排场呢?”

他又说:“我原本是想来调研怎么利用网络做群众工作的,想必你们早就做了准备。参加你们的植树活动,我有些个感受了,咱们先不搞预订的节目,换个话题如何?一起来探讨一下接待问题。”

金磊说:“其实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问题。几十年了,大家都这么做,形成了规律,也就是形成了规则,我们只好按照这个规则办事。”

丁刚强说:“还有规律和规则?”

坐在一旁的小丁也插话:“我觉得是一种无形的规则,但规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到底是年轻气盛,说话没有什么顾虑,他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丁刚强用余光扫了一下陪同在座的县长,他像没有听见任何话似的,只顾吸烟,并没有介入讨论的意思。
金磊沉不住气,或许他以前做过首长的秘书,或许他与丁刚强以前就很熟识,他没有什么顾忌,接过小丁的话题继续说道:“规则当然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既然形成了规则,要打破是很难的,是要付出代价的。黑格尔说存在就是合理的,规则这个事情存在着,说明他有生存的土壤。”

金磊说起话来言之凿凿,语气很肯定。

丁刚强一边听,一边在想,现在的领导干部都是知识分子出身,即便没有上过大学,也会弄个“五大”文凭,什么函授、课程班的花样多了去了。反正大学也再不是精英教育,而是“资金教育”,大家往“钱”看,所以大家伙儿都是知识分子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再说,这些年里,上面下派的干部多,县委一级很多是省城里下来的干部,这金磊就很有代表性,官场的那一套,早熟烂于心了。

丁刚强对金磊的说法不赞同,他说:“这规则能够通行几十年几百年?”

金磊回答:“至少这十来年是改变不了的,上上下下已经那么回事了,谁改谁吃亏。”

丁刚强心里想,这家伙还真的说了实话。

金磊接着又说:“湖南有个县,洞庭湖边的,叫华容县,就是关云长败走华容道那个华容。”他见大家都点头称知道,就继续说,“八十年代,华容率先搞了机构改革的试点,我一个同学写的报道,《人民日报》登了,成了经验。但他们步子走得蛮大的,把一些部门撤销合并了,建立几个大部委,看似精简了机构,但每个机构里还是要安排人对接上面,其实没有精简一个干部。机构一变,上面不开心,说你不重视这项工作,上下不配套,接不上气。”

金磊喝了一口茶,再说道:“上头不动,下头怎么动?结果可想而知,下面要办事,上面卡了壳,处处受到掣肘,只好退了回去,县委书记被搞得灰溜溜的。”

丁刚强想起自己刚刚弄了个网络对话,就被“微”了一次,至今心有余悸。

金磊的话匣子一打开,滔滔不绝的,说的有点止不住了。他看丁刚强皱起了眉头,觉得自己的话离题太远,于是把话题又绕到接待这事儿上:“丁书记你来了,我不去边界接,你可能不在乎,你不喜欢这一套嘛。但我怎么知道谁喜欢谁不喜欢?我们做下级的,难啊。我们得小心翼翼,不能违背这个原则。哪天来的是管钱管人的主儿,谁得罪得起哦!”

说到这里,金磊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一副无奈的神情。

丁刚强笑笑说:“所以你就策划了植树这个招儿,既不得罪也不怕被批评。高招啊!”

金磊大叫道:“冤枉,冤枉啊!纯粹是巧合,纯粹是巧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